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親手打造一個豪門 > 章節目錄 314.哭起來
    從小到大,簡思思一直都是家人和親戚朋友眼中的乖乖女。不說琴棋書畫樣樣都會,最起碼在學習上,從未讓人操過心。

    父母都是正兒八經的國企領導,家境優越,本來老人家的意思是等她畢業后,也安排進單位,謀個好前程。

    但從小見慣了國有企業的約束,簡思思更希望能夠在私企工作。

    天花板高,可以無拘無束的發揮個人能力。

    能力越強,前途就越廣大。

    上了大學后,她也一直在為未來的工作努力,希望通過學習,讓自己能比別人多些籌碼。

    和寧浩斌是在大二認識的,那時候的寧浩斌已經算得上學校風云人物,剛上大二就做了學生會會長。

    寧浩斌一直是個很驕傲的人,他對人說,自己不想談戀愛,就算談了,也必須是與自己一樣的人之嬌子,天之嬌女。

    簡思思,毫無疑問就是這樣的人。

    在很多人的刻意撮合下,加上彼此投緣,無論興趣,愛好,學習,對未來的規劃和目標都大致相同,讓他們互生好感。大三的時候,確認了彼此的戀愛關系。

    本碩連讀,直到畢業,談了整整六七年戀愛。

    兩人從未在其它事情上出現過爭執,最大的矛盾,可能就是來自于婚前某種行為了。

    在寧浩斌看來,自己會對簡思思的一生負責,無論做了什么,都不會影響到兩人未來的感情。

    但簡思思從小家教嚴格,思想略微傳統,對這種事情比較注重。她希望能在結婚的時候,再把完整的自己交給丈夫。

    因此,兩人的關系,最親密時也只是接吻,沒有越雷池半步。

    不是寧浩斌不想,而是簡思思不愿,為了這件事,他們爭吵過好幾次。

    或許因為這方面的觀念不和,使得畢業后的感情減淡了些許,再加上步入社會后,遇到了霍不凡和寧雪晴這對“靠運氣”賺錢的夫妻倆,偏偏簡思思還對這兩人無比崇拜,更讓寧浩斌心生不爽。

    愚蠢的女人!

    簡思思自己并沒有這樣的想法,她看的很清楚,霍不凡和寧雪晴能夠成功,絕非運氣使然,而是有真材實料。

    光是這次的全民減肥活動,每一項細節,總體的統籌,都展現出了過人的實力。沒有兩把刷子,想把范圍涉及全國的超大型活動辦好,幾乎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剛加入公司時,新希望還只是一個日銷幾萬的小店鋪,在淘寶根本排不上名號。

    現在呢?

    減肥行業,甲子分公司自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簡思思一直為自己畢業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如此有希望的公司,如此有實力的老板感到高興。

    可是她發現,自己的男朋友寧浩斌,和自己的想法完全不一樣。

    他總覺得人家是靠運氣,只有他自己才有真本事,話里話外,滿是不屑和輕視。

    上次吵架后,簡思思不是沒想過和好,她也不舍得放棄這段持續多年的感情。

    但寧浩斌沒有回頭的意思,他堅持自己的看法,甚至萌生離開公司的念頭。

    這些簡思思都心知肚明,也知道自己勸不了他。

    倘若寧浩斌真走了,簡思思不怪他,只會為他感到惋惜。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公司遇到的最大危機,竟然是寧浩斌主動泄密。

    就因為你覺得人家倆靠運氣,就因為你不服氣人家有這樣的成績,就用泄密這樣的卑劣手段去故意搞壞人家的生意?

    太低端了!

    太無恥了!

    沒有哪個時候,比現在更讓簡思思感到失望。

    六七年的感情,曾經學校里最令人羨慕的情侶,很多人眼中未來的成功夫妻模版,竟然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這是她的初戀,付出的東西也許不多,但感情,卻不是文字所能描述的。

    黃金有價,感情無價。

    從霍不凡那看出端倪后,簡思思一直有些茫然,也有些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她的第一反應,是希望這件事判斷錯了。

    可是以她對寧浩斌的了解,三兩句話就能看的出,老板判斷的沒有錯。

    所以她又退而求其次,希望寧浩斌能夠主動認錯,求得老板的寬宏大量。

    可惜的是,寧浩斌還是沒有認錯,他堅定不移的朝著另一個方向越走越遠。

    失望,無比的失望,甚至可以說是某種絕望。

    自己的初戀男友,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是自己眼光太差了嗎,還是從來就沒有真正了解過他?

    從寧浩斌轉身離開的瞬間,簡思思就知道,兩人徹底完了,這輩子都不再有可能了。

    多年的感情,就這樣徹底的崩潰,讓一個剛剛離開校園的年輕女孩,如何能夠承受的住。

    幾分鐘后,霍不凡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來看了眼,是簡思思打來的,此時的他正陪著寧雪晴準備起訴材料。

    具體的證據和流程,姬家分公司法務部的律師們,已經準備好了。霍不凡和寧雪晴要準備的,都是公司財務數據。

    想起訴一個犯下侵犯商業秘密罪的人,首先需要確定的就是公司損失了多少錢。這個數字,律師們可拿不出來。

    拍拍寧雪晴的肩膀,示意她繼續,霍不凡起身接通了電話。

    剛按下通話鍵,就聽到里面傳來了哭聲:“老板……寧,寧浩斌,他……”

    簡思思說話斷斷續續的,哭聲比字眼清晰的多,即便沒有說清楚,霍不凡也知道她的意思。

    他沒有問兩人發生了什么,只問:“你現在在哪?”

    “公,公司門口……”簡思思哭哭啼啼的道。

    “在那等著,我現在過去。”霍不凡說罷,對寧雪晴道:“思思那丫頭可能和寧浩斌吵架了,哭的厲害,我過去一趟。”

    “吵架了?”寧雪晴訝然,隨即便反應過來,簡思思應該已經猜出是寧浩斌泄密,說不定和他為了這件事起了爭執。

    這丫頭對公司的事情一直十分上心,辦事牢靠,很受寧雪晴的喜歡。

    聽霍不凡說她哭的厲害,寧雪晴連忙問:“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沒事,我去把她送回家,你把財務報表再整理一下。”霍不凡道。

    寧雪晴嗯了聲,沒有強求,只起身拿了外套遞給霍不凡,道:“現在已經入秋,晚上風涼,別凍著了。”

    她的貼心,讓霍不凡心生暖意,微微點頭后,道:“辛苦你了。”

    寧雪晴沖他微笑,辛苦也許是有的,但能得丈夫這樣一句話,就算再辛苦也值了。

    隨后,霍不凡開車出門,花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來到公司寫字樓下。

    在馬路上,他就看到蹲在寫字樓角落里的簡思思。

    把車停在路邊,霍不凡拿著外套走過去,靠的近了,才看到簡思思把腦袋埋在膝蓋里,仍然抽泣個不停。

    看的出,她很傷心。

    如寧雪晴說的那樣,入秋后的夜風很冷,一陣冷風吹來,簡思思很明顯的哆嗦了一下。

    霍不凡走過去,把外套輕輕的披在她身上,道:“世上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但能蹲在馬路牙子上哭成這樣的,也是不多。”

    簡思思猛地抬起頭來,她的眼睛已經哭腫,好似兩顆核桃。

    一邊眼淚啪嗒的往下掉,一邊犟嘴道:“我,我沒在馬路牙子上哭……”

    霍不凡很是刻意的轉頭掃視周圍,點頭道:“你說的對,離馬路牙子還有幾米遠,不過確定要在這里繼續哭下去?”

    簡思思也知道,自己哭成這個樣,早就引來很多人注視。若非她是一個人在這哭的,估計早就被圍觀了。
深海大赢家玩法 1肖一码免费大公开 贵州快三最后一期什么时间 短线股票推荐 46 近50期排列五开奖历史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查询 怎样看股票涨跌 pc加拿大28孔明大古预测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黑龙江体彩11选5官网 极速飞艇购彩计划 购买江苏十一选五平 黑龙江6+1开奖结果19066期 股票配资网络销售方案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首页 福光股票行情 凤凰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