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親手打造一個豪門 > 章節目錄 312.一朝被蛇咬
    幾人都互相看著,想找出隱藏的泄密者,但他們都不敢肯定是誰,哪怕心中略有猜測,依然只能裝糊涂。

    真相必須是大老板親口說出來的才行,否則萬一自己猜錯了,那不是得罪人?

    寧浩斌表情很平靜,內心則是滿滿的不屑。

    在他看來,霍不凡所謂的已經調查出結果,真相水落石出,全部都是唬人的。

    寧雪晴接穆世杰電話的時候,簡思思就在旁邊站著,聽的一清二楚。穆世杰說,甲子分公司那邊沒有查出任何問題。

    既然分公司沒問題,說明當晚帶他去研發部門的那個人,要么忘了,要么如自己猜測的那般,不敢說實話。

    無論哪一種結果,都不可能再查到自己身上。

    所以,霍不凡和寧雪晴會懷疑身邊人出了問題,卻也絕對沒有任何可能知道是誰。

    他現在說這番話,無非就是想把人詐出來。

    真是卑劣又低端的手段!

    寧浩斌滿心不屑,讓他更加安穩的站在原地不動,哪怕霍不凡的視線瞥了過來,依然無動于衷。

    想唬我?你還太嫩了!

    寧浩斌的淡定,讓霍不凡和寧雪晴對視了一眼,兩人都看到了對方的失望。

    寧雪晴今天沒有在公司里說任何有關于調查的事情,因為霍不凡不想打草驚蛇,而按照她的想法,就算最后確認了是寧浩斌泄密,也希望能給這個年輕人一個機會。

    也許是自己平時有哪里做的不對,讓他有怨念,這么一個優秀的人才,倘若真以侵犯商業秘密罪的罪名起訴,等待他的最低也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倘若這次公司的損失超過一定程度,那么就可能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按照霍不凡的估算,這次的危機如果處理不好,損失以數千萬計,在任何一種判決結果中,這都是相當巨大的損失了。

    三年到七年的有期徒刑,對一個剛從學校畢業的年輕人來說,等于把最黃金的那幾年葬送了。

    寧雪晴始終是個心軟的女人,哪怕知道自己的行為其實是迂腐,濫好人,還是不忍心真把事情做絕。

    于是,她和霍不凡商量了一下,絕對再給寧浩斌一次機會。

    如果他能夠主動認錯,霍不凡可以不把事情做的太絕,懲罰免不了,好歹會讓他有機會重生。

    可惜的是,寧浩斌并沒有珍惜這次機會,他看起來就像個沒事人一樣。

    別人看不出來,霍不凡自然看的出,他這是根本沒把自己的話當回事。

    微微搖頭后,霍不凡道:“給那位一晚上的時間考慮,明天早上七點,我希望能接到你的電話。如果沒有電話打進來,八點鐘之前,你可能會被逮捕。”

    眾人仍然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說話。

    霍不凡也沒有再多說,并且在看到寧雪晴似乎想說些什么的時候,他立刻拉住了自己的妻子,低聲道:“機會已經給了,他自己如果不珍惜,你說再多也沒用。”

    寧雪晴知道,自己的行為已經很不合適了。

    泄密者對公司造成的損失不小,光是現在,就損失了至少幾百萬。自己卻總要替人家說話,這不是砸自家的招牌嗎?

    嘆口氣后,寧雪晴緊閉著嘴唇,跟著霍不凡離開了辦公室。

    出了這樣的事情,就算她留下來,也沒有心思工作。

    這時候,簡思思跑出來,問:“老板,你們真查出泄密者了?是我們幾個中的一員?”

    霍不凡能察覺的到,簡思思心中已經有所猜測,畢竟她和寧浩斌的關系最熟,也對這個人最為了解。看出點什么端倪,也不算稀奇。

    但他沒有明說,只道:“確實查出來了,不過我希望那個人能夠自己認罪,或許可以網開一面。”

    簡思思張了張嘴巴,欲言又止,只是到最后,也沒有再說別的。

    離開公司后,一直到上車,寧雪晴都悶悶不樂。

    霍不凡俯身幫她系好安全帶,道:“別想那么多,每個人都會先為自己的利益考慮,這樣的事情很常見,慢慢會習慣的。”

    “我很難習慣這種事,總覺得心里難受的很。”寧雪晴再次嘆出一口氣,問道:“你覺得,他會自己承認嗎?”

    霍不凡想都不想的搖頭道:“可能性不大,如果他想認,應該比簡思思還先出來。而且看他的表情,可能覺得我在嚇唬人。”

    “我們會不會判斷錯了?也許真的不是他呢?”寧雪晴又道。

    “這個可能性非常低,所有的調查結果都表明,除了他沒有第二個可能。”霍不凡毫不遲疑的道。

    他對自己的判斷很有自信,凡事都是要講證據的,現在所有證據都把矛頭指向了寧浩斌,讓人想幫他開脫都沒辦法。

    至于是否可能有那么萬分之一的出錯概率,霍不凡沒有去想。

    在他的世界里,任何一件事的判斷結果,都只有是和否兩種。

    要么是,要么否,沒有百分比。

    寧雪晴也知道,丈夫的判斷向來很準確,出錯的可能性極低。

    她沒有再對這個結果表示懷疑,只問:“如果真的確定了是他,真要起訴嗎?”

    “你心太軟了。”霍不凡啟動了車輛,一邊開車一邊道:“你要記住,商場就是戰場,戰場上能主導一切的人,必須殺伐果斷。并不是說你敢殺,別人才會聽你的,而是你敢殺,別人才會因為怕被殺而聽你的。一家公司的主導者,如果沒有威懾力,那么公司離支離破碎就不遠了。就好比這次的事情,倘若我們放過了泄密的人,那么以后誰還會懼怕泄密的后果呢?殺雞儆猴這個成語,不是說來聽聽的。”

    “我明白的……”寧雪晴低著頭,很是不開心的道:“只不過覺得太可惜了……”

    “優秀的人才向來不會缺少,我們的國家地方大,人也多。少了這一個,未來也可以招聘到更多的人才。再說了,這樣的人,你還敢用嗎?”

    寧雪晴沒有說話,她當然不敢再用,就算再怎么大度的原諒對方,也終究要做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人。

    第三次嘆氣后,寧雪晴終止了這個話題的討論。

    一切都討論完畢,不需要再去多廢話了。

    剩下的,就看寧浩斌怎么選擇。

    在寧雪晴內心深處,始終還是希望寧浩斌能夠主動承認錯誤的,不說可以挽回損失,最起碼能讓他個人少受一點懲罰。

    另一邊,回到公司后的簡思思,始終心事重重的樣子。

    她很隱晦的瞥了眼寧浩斌,又立刻收回了眼神,沒有讓人注意到自己的表情。

    就像霍不凡想的那樣,簡思思對寧浩斌很了解,了解到霍不凡進辦公室一開口,她心里就有了猜想。

    只是這個猜想,讓她覺得很不可思議。

    怎么會是他呢?

    那么驕傲的一個人,會愿意做一個背叛者?

    盡管寧雪晴已經先行離開,但辦公室里并沒有因此展開討論,所有人都很隱晦的觀察著別人,試圖找出那個泄密者的身份。

    只不過他們都不敢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測是否正確,偶爾視線發生碰撞的時候,也都一臉的尷尬和不自在。

    辦公室里的氛圍,顯得異常平靜,又異常壓抑。

    到了晚上六點半,基本上工作都已經完成的眾人,這才紛紛離開辦公室。

    寧浩斌關了電腦,正準備出門的時候,被簡思思喊住。

    他轉過身,看到這個曾經的女朋友一臉不自然的道:“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寧浩斌臉上露出了笑容,點頭道:“好啊。”
深海大赢家玩法 股票实战群 广西快三计划图 赛车预测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 华东15选5最新开奖 宁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秒速时时彩在线网站 20选5单期走势图 非公开发行股票 体彩11选5开奖走势图 江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湖北30选5玩法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怎么看 河南快三任意两码和 十大赚钱的网页游戏 快乐10分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