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總裁爸比抱一抱 > 章節目錄 第626章 母女見面
    這個人肯定不是總-統,因為總-統此刻正在辦公區處理公務。

    這里是生活區……

    景程帶她去見的人,會是那個人么?

    寧熙在心里默念著那個名字,期待、希冀和忐忑,在胸腔內交織著。

    她突然想到了景程曾經給她講過的那個故事,云姨失去了自己的女兒,午夜夢回時喊著染染的名字。

    “景少爺,您又來看云夫人了?”守著生活區的守衛認識景程,笑著上前搜身,做常規檢查,二次確定身上沒有攜帶危險物品。

    江慧心和云夫人年輕時候是很好的朋友,也因此景程小時候有一半的時間是住在云夫人家里的。

    一直以來,他都把云姨當成自己的家人。

    云夫人清醒時,對他也很照顧。

    景程笑了笑:“是啊,聽說云姨最近身體不太好。”

    守衛指了指天:“天氣變了,夫人又開始懷念舊事了吧。”說著,守衛的視線落在了寧熙身上,打量著她這副裝扮,為難地蹙眉:“這位是?”

    “我請來的記者,你該不會覺得她這幅樣子會有攻擊性吧?”

    景程雖然是笑著,可眼神里的鋒銳叫人不容忽視,守衛后背一涼,也不敢再搜身,半彎著腰:“哪能啊,我這也是職業病犯了,景先生您帶來的人當然可靠,進去吧。”

    ……

    總-統生活區一共五樓,也許是經歷過戰-爭的洗禮,這幢總-統居住府邸,即便經過翻新,也帶著很沉重的年代感。

    但里面的裝飾和布置,則非常具有現代感。

    一樓和二樓都是安保人員和普通的工作人員,三樓開始為休閑、住宿、娛樂區。

    頂樓還有一個非常空曠的停機坪,隨時停靠著直升機。

    也有幾名實槍荷彈的守衛來回巡邏。

    如果有外敵進攻,總-統可以選擇直接直升機逃生,或者走地下通道。

    剛才寧熙心里想著事,所以并沒有太注意附近的環境,此刻靜下心往旁邊瞅,到處都是守衛,幾米一個,穿著軍綠色的制服,胸前環著厚重的實槍。

    經過一層層的安檢,景程帶著寧熙終于到了四樓某套朝南的房間外。

    景程手里還拎著一個袋子,是送給云姨的禮物。

    這間房外的守衛統統都是女性,寧熙趁著守衛開門稟告的時候,趁機往屋內看了一眼,屋內陳列簡單,陽臺上卻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花。

    據說愛花的女人都很善良……

    偏偏善良的人都敵不過壞人的奸邪,生活多磋磨。

    “景先生,寧記者,你們來的時候正巧,夫人午休剛醒,請跟我進來吧。”侍女輕聲地對景程和寧熙說著,對上景程的時候,還有些羞怯,像情竇初開的美好樣子。

    寧熙偷偷打量景程,他臉上一點反應都沒有,好像早就習慣了女孩們用那種含羞帶怯的眼神看他。

    隨著兩人進入大廳,一股清淺的自然花香縈繞在鼻息間,恍若置身大自然。

    景程解釋,這是因為云姨生病了,不太方便出門,總-統先生擔心她悶壞了,刻意讓人將房間里布置大量的綠植和鮮花。

    房間中有一道很大的淺粉色輕紗從吊頂懸掛下來,將房間隔成了兩邊。

    透過輕紗,能隱隱看到對面一個女人正在披外袍……

    很快,女人的身影隔著輕紗,越來越近。

    一個侍女伸手撩起了輕紗,女人從簾子后面走了出來,她長發盤起了一半,身材高挑,戴著一個薄薄的面紗,遮住了大半張臉,但隱約可以看到淺淺的唇色。

    即便看不清她的長相,依舊可以看出她長得很漂亮。

    “云姨。”景程把禮物送給了云夫人,親昵地繞到云夫人身后:“這么久不見,你還是那么漂亮。”

    云夫人眉眼溫和,抬眸看了他一眼:“什么時候你也學會油腔滑調了?”

    “我說的都是真心話,在我心里,你和母親一樣盛貌不衰。”景程眸光真摯,將禮物從袋子里取出來,是一尊開過光的玉石佛像。

    云姨從二十幾年前就開始禮佛,這無疑是她的心頭好。

    寧熙怔怔地盯著和景程聊天的云夫人,她聽不到他們在說什么,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在撲通撲通的加速,喉嚨里也像堵著一塊棉花,讓她想發聲也說不出來。

    云夫人……

    染染,慕芷暖?

    有個失蹤二十幾年的女兒,老公和媽媽留給她那副畫里的男人一模一樣。

    有什么東西在胸腔里慢慢發酵,寧熙只覺天旋地轉,強忍著那種失落和沖動,任由景程把她引薦給云夫人:“云姨,這位是我的朋友寧熙,寧熙,給云姨打聲招呼吧?”

    云夫人隨著景程的視線抬頭去瞧寧熙,眼底閃過一抹驚艷。

    很少有人懷了孕還能這么好看的……

    眸光又掃過她胸前掛著的工作證,原來是個記者。

    不過這個女孩的長相,和自己倒是有幾分相似,所以景程才特意請她來采訪自己么?

    望著云夫人認真地打量自己之后,卻沒有任何的表示,寧熙心中難掩失望,她在來的路上,幻想過無數她和云夫人見面的場景,沒想到會是這么的云淡風輕……

    “寧熙,快叫人。”景程見她發呆,輕聲提醒道。

    寧熙回過神來,連忙整理了思緒,不知道是怎么擠出那些字眼的:“云夫人,您好,我是寧熙,第一日報的記者,久聞您和總-統先生的恩愛,今天終于有機會采訪您了,幸會。”

    寧熙朝云夫人伸出手,一旁的侍女蹙眉提醒道:“我們夫人從來不和外人握手。”

    “這樣啊?是我唐突了。”

    寧熙心里的失望更重了,慢吞吞地把手收了回來。

    就在即將垂下的那一刻,突然,手背上覆蓋著一層溫暖,云夫人笑著握住了她的手。

    她輕輕掃了一眼,女孩手背肌膚白皙,指甲也指尖的很漂亮,和現在那些喜歡爭奇斗艷的女孩不一樣,并沒有涂任何指甲油,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你好,我也很高興能接受你的采訪,景程跟我說,你是個很細膩的記者。”

    絕望的心像找到了慰藉,寧熙揚起笑容,似模似樣拿出一支錄音筆:“都是景程謬贊,可以多跟我講講您和總-統先生的故事么?”

    “當然可以,請坐。”

    云夫人指了指身邊的沙發,吩咐侍女泡一壺花茶,扭頭問寧熙:“有什么喜歡的么?”
深海大赢家玩法 广西11选5技巧 股票配资官网富豪配资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是 快乐十分任二中奖概率 一分赛车彩票天天输 北京快三全天开多少期 上海快三计划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开奖 上海体彩大乐透11选五 配资服务口碑佳永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规则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号 上海股指期货配资 河南快3实体店微信 买平特一肖能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