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狂妃來襲:腹黑王爺誘入懷 > 章節目錄 第759章 斗魔獸
    第759章

    斗魔獸

    掉進水里的兩只魔獸,形如赤豹,長著五條尾巴,聲音尖銳無比。

    在水中撲騰著,就要爬上岸。

    嘩啦——

    巨物傳出水面的聲音。

    由于火堆燃燒旺盛,可以清楚的周圍的情況。

    水里的東西露出的真實面目,那是一個擁有魚身長著飛翼的魔獸,聲音婉轉低吟。

    它有一張巨大的嘴巴,竟然與身體齊寬。

    此刻,它正長著大嘴,露出滿嘴的利齒,要將掉進水里的魔獸咬死。

    魔獸甩著五條尾巴,在水中掙扎著,更像是朝著岸邊求救。

    被火堆吸引過來的魔獸們,下意識的在周圍尋找人類的蹤跡,卻不曾發現。

    此時聽見同類的呼喚,便紛紛看了過去。

    “吼——”

    一群魔獸雙眼發紅,撲通撲通跳進水中。

    這已經不是那兩只魔獸自己的事情了,這是陸地魔獸與水里魔獸的戰爭!

    隨著這些魔獸如水,水面再次掀起波瀾。

    火光能找到的湖面,緩緩地浮起黑影,一個挨著一個,全部都是擁有魚身飛翼的魔獸。

    大約有四五十個。

    眾人瞪大雙眼,后脊發涼。

    他們不敢想象,如果沒有發現第一只魔獸,乘坐木筏會變成哪種慘狀!

    包括第五瀛也是臉色泛白,額角滲出一層冷汗。

    湖水被攪動的不成樣子,耳邊皆是魔獸的低吼與撕咬的聲音。

    夜,挺黑的。

    眾人的眼睛卻是明亮亮的,沒有半點的睡意。

    這一場廝殺持續了半個時辰之久。

    水花漸漸地變小了,魔獸倒得到處都是。

    這一場戰爭雙方死傷慘重,都沒有討到好處,

    皇甫權抹了一把冷汗,“幸虧那小兄弟機靈,想到這個法子,要不然……”

    不敢想。

    諸葛博也點頭附和,“是啊,沒想到水里居然藏了那么多。你說……獨孤家的人會不會……”

    皇甫權嘁了一聲,“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我倒是希望怎么樣了。”

    諸葛博:“……倒也是。”

    兩人正聊著,前面忽然傳來動靜。

    “快!沖過去——”

    正對著湖水的方向,沖進來一大隊人,從衣服上看的話有好幾撥,并不是同一個隊伍的。

    兩人瞇起看著,認出來有一行人是他們剛才嘴里討論的獨孤家的,頓時臉黑了。

    他們設好陷阱,把水里的魔獸解決了,他們出來撿便宜?

    媽的。

    兩人憤怒而起:“趕緊走!”

    一聲令下,眾人本來是情緒緊繃的狀態,立馬從側面樹林沖了出去。

    皇甫葬月手拿佩劍,立于皇甫權身側,誰知皇甫云闕也在他旁邊。

    她皺起眉:“不是讓你去照顧……”

    皇甫云闕直接打斷了她:“要去你自己去!”

    看也不看他,走在皇甫權的身邊。

    皇甫葬月臉色微黑,看了一眼走在側面的諸葛父女倆。

    像是察覺到她的視線,諸葛博將女兒往旁邊拉了拉,擋在了兩人之間。

    諸葛紅姝眼神閃了閃,強迫自己不要走神,緊跟在父親身側。

    兩家都有護衛,倒也挺安全的。

    皇甫葬月握著劍,終究是沒有移步。

    跟在兩家人后面的還有熊虎他們一行人,雖然他們不是世家子弟,對于魔獸期望,也不小。

    一群人沖出去之后,唯有蘇九他們還在后面。

    慢悠悠的。

    大喇叭和泥腿子看著前方,挺奇怪的。

    他們倆一致認為,以他們恩公的實力,在這幽靈谷混,實在是太屈才了。

    就該出大放光彩!

    大喇叭:“恩公,你們不著急嗎?聽說這次有神獸呢?”

    泥腿子:“恩公,當獵手沒有前途,你還是去把神獸給收掉吧。”

    祁紹斜眼看他們倆:“又不是過了湖,就能拿到神獸,急什么啊。”

    謝忱贊同點頭。

    他們倆的佛性已經被蘇九養出來了。

    不該操的心不操。

    該干的時候往死里干就完了。

    墨無溟單手負背,看向前方的眼神,深邃而晦暗。

    蘇九淡淡的問:“你來這是為了獨孤家嗎?”

    墨無溟:“……是吧。”

    他哪能說自己來這是因為要搞皇甫云闕呢。

    蘇九將信將疑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沒有多問。

    就在他們慢吞吞走的時候,皇甫權和諸葛博已經趕到了湖邊。

    獨孤家的人走在最前面,他們是踩著水里的魔獸尸體往對面的山里走的。

    別說,這幾十頭魔獸一個挨著一個,還真是極好的踏腳石。

    皇甫權跟諸葛博不敢遲疑,連忙跳到魔獸身上,快速往對面跑。

    魔獸的體積夠大,承受能力也大,多人踩在上面,也沒有晃動。

    “滾開——”

    第五瀛怒罵一聲,手里的匕首朝著擋住他前路的人,噗嗤噗嗤就是兩刀。

    一如既往的暴戾行徑。

    尸體被他丟進水里,鮮血緩緩地溢開。

    嚇得其他人離他遠遠的,都不敢跟他同路。

    就在眾人急匆匆的往前敢的時候,沒有人發現尸體緩緩地被拽進水里。

    咕嘟嘟——

    水面泛起血色的泡泡。

    魔獸尸體下面出現一個黑影,幾乎是其他魔獸的幾倍大。

    在水里,不細看根本注意不到,還以為燈火照出的陰影。

    眾人毫無所覺。

    諸葛博拉著諸葛紅姝,快速的往前跑,就在他們躍起的剎那,腳下的魔獸尸體忽然一震。

    兩人身體一歪,就往水里栽了下去。

    皇甫權與他走的不是一個魔獸,從另一邊擦過了。

    皇甫葬月本就故意在后面,發現情況不對,腳尖一點,飛越了過去。

    她一把抓住諸葛紅姝的手腕,卻聽見她喊道:“不要管我!救我爹——”

    皇甫葬月呼吸一滯,哪里肯放開她的手。

    只見,她另一只手抓住諸葛博,趁著力道還在,將兩人朝著前面的魔獸甩出去。

    諸葛紅姝雙目微睜:“皇甫哥哥——”

    諸葛博震驚的低吼:“皇甫葬月!”

    兩人卻已經飛到前面,落在了魔獸身上。

    皇甫葬月朝著水中墜落,順手拔出腰間佩劍,朝著下方刺去。

    而在水下,誰也沒想到,居然會是一張滿是利齒的嘴巴,舌頭抵著上顎,準備將皇甫葬月給吞掉。

    長劍入水。

    哐當!

    一聲磕碰的響聲。

    卡在了魔獸的牙齒縫里。

    皇甫葬月身手敏捷,抓著劍柄,身體扭轉,踢中魔獸的上顎。

    嘩啦——

    魔獸忽然在水中撲飛起翅膀,朝著面前的皇甫葬月扇過去。
深海大赢家玩法 北京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如何看懂k线图涨跌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捕鱼王者官方版 大众麻将的游戏规则 时时彩手机软件哪个好 博彩网论坛 刘伯温四肖选一肖期期准 场外配资合同是什么 2020年香港今晚开奖号码 浙江游戏大厅app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下载 内蒙古11选5胆码玩法 安徽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北京快速赛车怎么玩 黑龙江11选五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