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前妻難追,周少請自重 > 章節目錄 第297章 意外總是突如其來
    第297章

    意外總是突如其來

    醫院里,李宛宛從急救室被推出來后,就一直昏迷著。

    上次割腕自殺就已經流了不少血,這次流產,又失了不少血,所以,因為失血過多,一直沒醒來。

    李夫人守在病床邊,身上還穿著昨晚的睡袍,片刻也不敢離開了。

    年近六旬的她,原本保養的極好,看起來像四十多歲,但經過李宛宛這兩天的折騰,她看起來,一下子老了十歲不止。

    李江雄也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守著一直沒有離開,身上也還穿著昨晚的睡袍。

    “江雄,你不是今天有個重要的會議嘛,你回酒店洗漱一下,去開會吧,我在醫院看著就好。”看著快早上八點了,李江雄一直不動,李夫人主動開口道。

    李江雄知道,大家一直守在這里也沒用,況且,李宛宛真要是醒來了,他不知道是不是又會大發雷霆,說出什么更加刺激她的話來。

    想了想,李江雄點了點頭,無聲地深深嘆息著,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一次兩次,看來李宛宛這次是鉆進了死胡同里,出不來了。

    但是,李江雄絕不能再由著她胡來,從現在開始,他派保鏢二十四小時輪流看著李宛宛,絕對不讓她走出視線范圍外。

    李江雄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后,終于,李宛宛悠悠睜開了雙眼,醒了過來。

    “宛宛!”看到醒了過來的女兒,李夫人立刻便高興地撲了過去,“宛宛,你可醒了,告訴媽,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媽,媽.......”看著李夫人,下一秒,李宛宛抱住她,放聲大哭了起來。

    “宛宛,你嚇死我和你爸了,你這是想讓我跟你爸也活不成嘛,你爸雖然嘴巴上說你,罵你,但從小到大,他什么時候不是疼你護著你的,你可千萬不要再做傻事了呀!”李夫人也抱著李宛宛,眼淚流了出來。

    “媽,我怕,我好怕,我怕你們都不要我不理我了.......”抱緊李夫人,李宛宛哭的像個孩子。

    “傻孩子,你就是我和你爸手里的寶,從小護到大的,我們怎么可能不要你不理你呢,你爸就是氣呀,氣你不懂事,氣你無理取鬧,氣你不給他爭氣。”李夫人一邊說著,一邊輕撫著李宛宛的后背,語重心長地勸道,“宛宛,你乖,聽媽一句勸,既然沈聽南不喜歡你,我們就不嫁了,好不好,強扭的瓜不甜,就算你強行嫁給了他,以后過的也是痛苦日子。”

    李脾氣脾氣搖頭,倔犟道,“不,我就是要嫁,要不然我那些姐妹會笑話死我的。”

    “什么狗屁姐妹,他們不知道關心你,只知道看你的笑話,那還算朋友算姐妹嗎?這樣的姐妹,一個都不值得你要。”無比氣惱地,李夫人罵道。

    “就算他們不笑話我,那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和沈聽南要結婚的事了,天下人都會笑話我,笑話我們李家的。”

    “他們愛笑,就讓他們笑話去,笑話又怎樣,我們照樣過我們的日子,等到日后遇到真心喜歡你,想要娶你的人,我們再嫁,好不好?”繼續的,李夫人哄著李宛宛。

    現在,只要李宛宛能想明白,只要她能好好的,讓她怎么樣都可以。

    “不好,除了周亦白和沈聽南,那些個接近我的男人哪個不是覬覦我們李家的錢財和權勢的,周亦白是不可能了,那就只有沈聽南了。”李宛宛癟著嘴撒嬌道。

    “宛宛,.......”

    “叩叩.......”正當李夫人要開口的時候,門口,忽然傳來了叩門的聲音,李夫人和李宛宛朝門口看去,門外的不等他們答應,已經病房的門已經被推開。

    “夏祁楓,你來干嘛?”看到站在門口的人,李宛宛立刻就變了臉色,絲毫沒有因為昨晚的死里逃生而有所改變,對夏祁楓的態度,除了嫌棄,還是嫌棄。

    夏祁楓也不進去,就站在門口,用那樣涼涼又無比諷刺的眼神看著李宛宛,似笑非笑地勾著唇。

    他真的是犯賤,所以才會在聽說李宛宛昨晚意外流產后跑來醫院,想要看看她。

    現在看來,他不止是犯賤,而是愚蠢!

    “李宛宛,原來,除了周亦白和沈聽南,天下的男人在你眼里,就是這樣的惡心齷齪。”無比譏誚地,夏祁楓幽幽道。

    “夏祁楓,難道你不惡心不齷齪嘛,你有什么資格說我?”即使虛弱,李宛宛也惡狠狠地瞪著夏祁楓,不甘示弱。反齒相譏。

    “呵.......”濃濃的,夏祁楓譏誚的一聲冷笑,“是呀,我是惡心,是齷齪,所以才跟你這種女人上床!我看,你不止是惡心,齷齪,還歹毒,要不然,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會沒了。”

    “夏祁楓,你.......”

    “夏總,你不要在再這里氣宛宛了,她把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也少不了你的責任,請回吧,以后就不勞煩夏總來看宛宛了。”這種時候,李夫人自然不能由著夏祁楓再羞辱李宛宛,實在是聽不下去,氣惱地開了口,吩咐門口的保鏢道,“來人,把夏總請走。”

    “是,夫人。”門外的保鏢立刻點頭,然后,對夏祁楓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道,“夏總,請吧!”

    “呵.......”夏祁楓睨著李宛宛,目光幽涼,“李宛宛,你就繼續作,往死里作吧,看沈聽南最后會不會恨透你了,恨不得撕了你。”

    話落,夏祁楓直接轉身,瀟灑地離開。

    “夏祁楓,你個渣男王八蛋,齷齪鬼,你.......”“啊!”

    “宛宛,宛宛,你怎么啦?”見李宛宛張牙舞爪的還沒有罵完,聲音便戛然而止,而且捂住了肚子,滿臉痛苦的神色,李夫人一顆心,立刻便懸到了嗓子眼。

    “媽,我.......我肚子疼.......”

    “醫生,快叫醫生!”

    .......

    江洲大廈。

    原本,下午的時候,江年和周亦白是計劃好要去醫院看李宛宛,兩個人一起跟她好好談談的。

    雖然現在是危險期,江年不合適離開江洲大廈,但是,江年和周亦白想要去醫院看一趟李宛宛也并不困難。

    因為下午六點,正是江洲大廈下班高峰期,趁著這個時間的下班高峰期,江年和周亦白坐在普通的車里,保鏢都穿成便衣,車子混在下班的車群里從地下車庫出來,匪徒就算是再有心,也不可能發現江年和周亦白。

    不過,聽說李宛宛因為早上醒來的時候情緒太過激動,引起了二次大出血,再次陷入了昏迷,這次,醫生也說不好她什么時候能醒,所以,江年和周亦白去醫院的計劃,便只好擱置,一切等李宛宛醒來再說。

    最近,j.m要在國內辦一個前所未有的珠寶首飾展,雖然j.m一直以來走的都是國際路線,但是,國內才是j.m最看好的市場,國內的消費水平也一直在上漲,以后,慢慢的,國內會成為j.m的主要銷售市場。

    既然不去醫院看李宛宛了,下午五點半,江年便約了林筱雪到她的辦公室來,談珠寶首飾展的事情。

    江年的辦公室早就已經重新裝修好了,用了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防彈防爆的玻璃,就算像上次一樣,歹徒有這個可能從空中對她進行襲擊,她坐在辦公室里,短時間內也不需要擔心被傷到,有足夠的逃離時機。

    “叩叩.......”

    林筱雪很準時,時間一到,門口便傳來了叩門的聲音。

    “筱雪。”抬頭,一眼看到挺著個大肚子站在門口的林筱雪,江年立刻便揚唇笑了,“進來。”

    話落,她站了起來,朝林筱雪迎了過去。

    “這才幾天不見呀,怎么肚子就又大了這么多。”說話音,江年已經走到了林筱雪的面前,然后,一只手去扶著她,一只手撫上她圓滾滾的大肚子,“要是我沒記錯,很快八個月了吧,累不累?”

    林筱雪由江年扶著,一邊撫著腰往她的辦公桌前走,一邊笑著點頭,“累,是真累,特別是晚上,你不知道,這兩小東西在我肚子里有多折騰,簡直快折磨死個人。”

    “這雙胞胎懷的可真不容易,幸好是是兩個貼心小棉襖,以后你和顧北可就有享不完的福了。”江年笑著,扶著林筱雪來到她的辦公桌前,然后,拉開椅子,讓她坐下。

    因為懷的雙胞胎的緣故,林筱雪的肚子真的是大的里面好像裝了兩個大皮球似的,人不止胖了,而且還全身出現了浮腫。

    “我看呀,等過兩天顧北回來了,你就開始休假,或者在醫院待產吧,你這樣挺著個這么大的肚子工作,我都害怕。”扶著林筱雪坐下后,看著她,江年格外認真地建議道。

    因為有些私事必須要去英|國一趟,所以這幾天,顧北請假了,不在東寧。

    林筱雪撫著自己的大肚皮,抬起頭來,看著江年,笑。

    雖然懷這雙胞胎是真的很辛苦,不過,無疑,她是幸福的。

    自從她懷孕和顧北同居后,顧北對她無微不至,體貼至極,雖然他們還不是法律上的夫妻,但感情上,卻早已勝似夫妻了,現在,她幾乎已經離不開顧北了。

    顧北也已經向她求婚,她自然也答應了,等她孩子出生,她坐完月子調理好身體后,他們就結婚,給兩個孩子一個健康幸福的家。

    “你知道的,我閑不住,你要我呆在家里或者醫院,每天無所事事,就等著被這兩個小東西不停地折騰,那我會抓狂的。”說著,林筱雪低頭,笑著無比柔愛地看了看自己高高隆起的,甚至是早就看不到自己腳尖的大肚子,又笑道,“在公司,雖然有個時候走動辛苦一點,不過,工作一忙起來,我也就顧不得這個小東西在我肚子里鬧騰了,把注意力分散了,挺好的。”

    看著林筱雪,既然她是這樣想的,那江年自然不勉強,笑著點頭道,“嗯,那隨你,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可要趕緊去醫院。”

    “嗯,知道的。”林筱雪笑著,將手里的一疊資料遞到了江年的面前,“你看看,這是這次國內珠寶展的所有展品圖稿,有沒有什么問題。”

    “好。”江年點頭,接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開始認真地看了起來。

    兩個工作上的女強人,談起工作來,自然很投入,不知不覺,一個小時便過去了,江年無意間一看,才發現,已經是下午六點半了。

    好在,工作也談的差不多了,趕緊的,江年收起了資料,笑道,“筱雪,坐了這么久,你是不是不舒服?”

    說著,她已經起身,繞過辦公桌走向林筱雪,又去扶她。

    林筱雪笑著,借著江年的力氣,站了起來,“還好,工作一股入就忘記了。”

    “餓不餓,要不要在我這吃點小點心再下去?”扶著林筱雪,江年關切地問道。

    她是過來人,知道孕婦要少食多餐,特別是后期,肚子里的孩子漸漸長大,將胃往上頂,胃里能容納的食物變少,就更得少食多餐了。

    “不用了,你忙吧,秘書估計已經給我準備好了。”林筱雪笑著拒絕。

    雖然江年當她和顧北是好友,但是,畢竟她是他們的老板,工作的時候,不能太無所顧忌。

    “嗯,那也行,我讓華文送你回辦公室。”說著,江年扶著林筱雪往外走。

    “不用,坐個電梯而已,哪有那么夸張,我自己下去就好。”一邊走著,林筱雪一邊笑著拒絕道。

    “我不放心,還是讓華文送你。”江年堅持。

    林筱雪一笑,也沒有再拒絕。

    “啊!”只不過,才走了沒多遠,甚至是還沒有走到江年的辦公室門口,林筱雪便低低的一聲痛呼,腳下的步子頓住,眉頭緊蹙了起來。

    “筱雪,怎么啦,孩子踢你啦?”立刻,江年停下,看著她緊張地問道。

    林筱雪眉心緊蹙,搖頭,“不是,就是.......痛子忽然痛了一下.......啊!”

    “筱雪!”看著林筱雪臉上那越來越痛苦的表情,意識到什么,趕緊的,江年對著外面大叫道,“華文,快,快打電話叫救護車,筱雪要生了。”

    外面,華文聽到江年的大叫聲,趕緊便沖了進來,一眼看到江年扶著滿臉痛苦的林筱雪,立刻也過去,一起扶住了她問道,“江總,林總監這是要生了嗎?”

    “應該是,趕緊,先扶筱雪去沙發上。”說著,江年和華文一起,一左一右地扶著林筱雪往沙發前走,林筱雪則任由她們倆扶著,因為腹部一陣強過一陣的痛意,她的眉頭已經揪成了一團。

    “快,打電話叫救護車。”扶著林筱雪來到沙發上坐下后,江年又趕緊吩咐華文道。

    “是,江總。”華文點頭,趕緊去打急救電話。

    “筱雪,你怎么樣?”緊握著林筱雪的手,江年另外一只手去拭她額頭上的汗珠,關切地問道。

    “痛,好痛!”大口大口地,林筱雪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回答道。

    “筱雪,看著我,放松,深呼吸!”緊握著林筱雪的手,江年以自己生孩子的經驗來引導著她道。

    林筱雪點頭,然后,看著江年,跟著她的節奏,一呼,一吸,身體,似乎真的就沒有那難受了。

    “江總,救護車馬上就到了,我現在要做什么?”華文打完急救電話,立馬跑過來又部門。

    這種場面,華文可是從來沒有經歷過,自然不知道該怎么處理。

    “去叫英姐和容姐過來,就說筱雪要生了,再叫阿成,在門外隨時候命。”利落的,江年吩咐道。

    顧北不在,林筱雪提前生產,她絕對不能讓林筱雪和孩子有事。

    “好。”華文點頭,立刻便往外沖去。

    公寓里,周亦白正在做晚飯,知道華文沖了進來,說林筱雪在江年的辦公室里快要生了,趕緊的,他也關了火,跟英姐和容姐一起沖去江年的辦公室,張靈也在,遇到這種事,她雖然幫不上什么忙,但是,她的責任是確保江年的安全,所以,也跟著去了。

    “阿年,怎么樣?”周亦白第一個進了江年的辦公室,看江年蹲在林筱雪的身邊,林筱雪則是半躺在沙發上,痛的滿頭大汗,他箭步過去,緊擰著眉宇問道。

    后面,英姐和容姐也跟了進來,她們都是有經驗的人,當初江年生孩子,也是她們倆照顧的,看到林筱雪的樣子,自然知道怎么處理。

    有英姐和容姐接手,江年才松開了林筱雪的手,然后站起來去推周亦白,“老公,你先出去,這里用不著你。”

    任由江年推著,周亦白一邊往外走一邊問道,“女人生孩子,都這么痛苦的嗎?”

    “你說呢?”江年斜他,不答反問,“要是子宮這東西長在你們男人肚子里就好了。”

    “呵.......”周亦白笑,摟住江年,用力親了一下她的額頭,“這個提議到是挺好的,不知道現在的醫療科技能不能實現。”

    江年又斜他一眼,“這里有我們就好,你在外面等吧。”

    周亦白點頭,又用力親了她一下,“好,有事叫我。”

    “嗯。”江年點頭,看著周亦白出去之后,回到沙發前,發現林筱雪的羊水已經破了,渾濁的液體混和著血液從她的雙腿間流了出來,林筱雪更是痛的已經臉色發白,滿頭都是大顆大顆的汗珠。

    “華文,問一下救護車到哪了?”趕緊的,江年吩咐道。

    “好。”華文點頭,立刻去打電話,尋問救護車的情況。

    “江總,快了,救護車還有三四分鐘就到樓下了。”很快,華文便得到了答案,向江年匯報道。

    “好。”江年點頭,又吩咐道,“叫阿成進來,抱筱雪下去。”

    “嗯。”華文點頭,立刻去叫了阿成進來。

    阿成進來,二話不說,直接將林筱雪打橫抱起,雖然林筱雪懷著雙胎,體重已經超過了160斤,不過,阿成抱起來,卻絲毫都不費用力。

    “阿年,你不能下去。”見江年跟著林筱雪要進電梯,周亦白趕緊拉住了她。

    “不會那么巧的,至少讓我看著筱雪上救護車,要不然我不放心。”江年堅持道。

    周亦白看一眼阿成懷里痛的一張小臉幾乎都慘白了的林筱雪,知道顧北不在,江年肯定不會讓林筱雪出事,只得點頭道,“好,一起下去。”

    “嗯。”江年點頭,趕緊進了電梯,張靈也立刻跟上。

    江洲大廈的員工,基本都在六點左右下半,幸好,現在已經過了下班的高峰期,一樓大廳里,來往的人不多。

    搭乘專用電梯,很快,一眾人便來到了一樓,不過,救護車還沒有到,阿成只能抱著林筱雪,先在大廳的沙發里坐下。

    江年看了一下時間,剛才說三四分鐘,現在已經差不多了。

    “滴唔——滴唔——”

    正當大家都很著急的時候,外面,傳來了救護車的聲音,趕緊的,阿成又抱起林筱雪往外走去,江年握著林筱雪的手,一起跟著去外面。

    “江總,我和英姐容姐陪林總監去醫院吧,你別去了。”走去外面的時候,華文對江年道。

    江年自然也知道,那群盯著她的匪徒要在是這個時候出現,肯定會連累了林筱雪,所以,她點頭答應道,“嗯,要是有什么事,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

    “好。”華文點頭,一眾人走到外面的時候,剛好救護車開了過來,停下,有醫護人員打開了救護車廂,從里面下來。

    一般一輛救護車就配置三個人,兩個在后面,一個司機在前面。

    可是,張靈卻敏感地發現,除了前面開車的司機外,居然從后面的車廂里下來了三個人。

    三個人里,兩個男的,一個女的,兩個男的牛高馬大,帶著口罩,其中一個男的雖然低斂著雙眸,可是,眼神莫名的有些犀利.......

    “筱雪,你和孩子一定要平安,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江年,小心!”
深海大赢家玩法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 好彩1技巧规律 快三开奖查询 上海配资公司 广东36选7基本走势走图 福建快3一定牛推荐 快乐8澳洲act计划软件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体彩飞鱼开奖查询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连线表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助手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推荐号码 加拿大快乐8晚上几点开奖 好运快3诀窍 福彩快乐十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