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修真小說 > 陰陽異聞錄 > 章節目錄 第1540章 蛻變
    “停下!”小草將那兩片葉子擦抹干凈,放入口中對著那對人偶喊了一句!人偶眼中的光芒頓時黯淡下去,放緩了速度緩沖幾十步后,停在了我的面前!小草將那兩片葉子從嘴里吐出來,伸手遞到了我的面前。我接過葉子擦抹了一下,嘗試著送入口中,然后走到了那對人偶的面前!

    “走兩步!”我看著那對人偶說。人偶眼中閃過一抹光芒,然后朝前走了兩步!

    “原來他是靠著這個控制這對人偶的,這下妥了,我兒子和閨女的保鏢有著落了!”我回頭對小草笑著說道。

    “親生的就是親生的,你咋沒說給我留一只玩呢!以后去個超市什么的,有這么個不知道累的幫手,我不就輕松多了?還說一視同仁呢,就會騙我!”小草撇撇嘴對我說道。聞言我撓撓頭,對她訕笑了兩聲。關于跟女性拌嘴這種事情,是我極為不擅長的。細想想,似乎小草說的也沒有錯的樣子。

    “先生不是親手為你煉制了手鏈么?年齡小小的,正事幫不上忙,整天就知道跟少爺小姐爭風吃醋!”百草走過來,瞥了小草一眼說。

    “誰爭風吃醋啦?誰幫不上忙啦?你把話說清楚!”百草的話,很成功的把小草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去。于是,剛剛還配合得當的兩人,就在圣女殿門口吵吵了起來。正吵吵著,就見無戒抱著妝靈從圣殿的廢墟深處走了出來。大家顧不得在這里聽二草拌嘴,一起朝無戒那邊趕了過去。

    “莊主...”無戒看了看我,張張嘴喊了一聲。我急忙上前,從他手中接過了妝靈。妝靈的骨頭全都被苦茶打斷,此時已經有些氣若游絲的感覺。她努力睜開眼睛,就那么看著身邊的無戒。

    “我...”我朝妝靈體內輸入一道生之力,隨后接連喂了她幾枚丹藥。丹藥入喉,妝靈的傷勢似乎并沒有如同我所想的那樣好轉。她對我笑了笑,然后看向了無戒張了張嘴。

    “你說,你說!”無戒手忙腳亂的對妝靈說道。

    “我,年齡不小了!等回去之后,你能不能,娶了我!”妝靈的嘴角流出了一抹血跡,她看著無戒面含希冀的問道。

    “好,我答應你,等咱們回去了,我就娶你!我,我會去桃花庵下聘,明媒正娶,用八抬大轎把你娶回來!你要好好的,好好的!”無戒握住了妝靈的手連聲對她說道。

    “莊主,救救她,救救她!我知道你能行的,莊主出手,一定沒事的!”接著無戒抬頭看向我說道。

    “我不點頭,誰能殺了她!就算這里的力量跟天界人間不同,那又怎么樣?我說過,咱們三十來口子出來,就要三十來口子一起回去!”我朝著妝靈體內又送進去一股生之力,維護著她的生機,然后看向周圍的兄弟們說道。

    “姜午陽,看來你很看重你的兄弟們!”一直銷聲匿跡的圣女,這個時候忽然有了動靜!我雙手托著妝靈的身體朝后退了幾步,眾人毫不退縮,齊齊邁步擋在了我的身前。

    “白夫人,你倒是會挑時機!現在我有些后悔了,真應該跟苦茶聯手做了你再說。”我眼神看向圣殿深處說道。

    “哈哈哈哈,說起來我還要謝謝你幫我殺了那個叛徒!要不是他,我早就已經蛻變成功!你跟他合作?不,你不是跟他合作的人。你這個人呢,我多少也算有一些了解。你是寧向直中取,不在曲中求的人。而苦茶不同,他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你們兩個的觀念都有沖突,怎么可能合作到一起去?再者說來,你們就算真的暫時合作,也會想辦法對對方下死手的!就跟苦茶對你一樣,找到一個機會,他不就是想著要殺了你嗎?”白夫人的聲音繼續傳來,而我的神識,已經鎖定了她的方位。

    “你不用費力來找我所在的位置,我既然敢暴露位置,就不怕你來找我!怎么?有人受傷了么?你說我是趁著現在對你下手呢?還是等你把她醫治好了再說?我覺得,趁人病,要人命似乎更合算一些!我留在天界的那些人,都被你們屠戮得差不多了。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們嗎?”隨著白夫人的話語聲,地面產生了一陣劇烈的震動。然后我就看到整個圣殿化作一片廢墟,一條巨大的白龍,就那么從廢墟之中騰盛而起,盤踞在半空之上冷眼朝著我們看來!白龍現身,引得我體內的紫龍傳來一陣好戰之意!我急忙安撫住它,然后趁機將生之力又朝妝靈的體內輸送了過去。接連三次輸送生之力,妝靈體內的斷骨已經被我接駁好了。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讓她安靜,安全的養好傷勢。

    “原來你已經蛻變成功了!怪不得敢露出行藏來呢!”我示意無戒將妝靈接過去,然后暗自調息著對白夫人說道。幾個調息之后,我耗費掉的生之力,很快就被補充了回來。這里的力量雖然雜亂,但是從中剝離出一些我所需要的能量,這一點我還是可以做到的。

    “哈哈哈,現在臣服還來得及!只要你臣服,我就不攻打天界。以后你還是天界之主,我保你們千秋萬代怎么樣?”白夫人的身體扭曲了幾下,然后將龍頭低垂下來注視著我說道。碩大的龍頭,帶著眾人一股極強的壓迫感。我一跺腳,身形長大幾十倍。變為巨人將那股威壓給頂了回去。

    “這個玩笑并不可笑,我不遠到你的世界當中來,可不是專程對你臣服的!”我雙眼直視著面前的那條白龍說道。白夫人雙眼眨了眨,然后將龍頭縮了回去。龍身扭動幾下,化作了一個身穿白色紗裙,赤足而立的嬌艷女子!

    “我從不開玩笑,尤其是對敵人!”她兩眼一冷對我說道。

    “很好,我也從不跟敵人開玩笑!”我手掌一張一合,握住了劍柄直視著白夫人說!
深海大赢家玩法 浙江十一选五胆拖玩法 湖南快乐十分助手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 跟pc蛋蛋一样的网站 浙江省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三局麻将玩法 浙江体彩6+1开奖时间 海南体彩4 1开奖结果 青海高频11选5走势图 精选4肖5码 宁夏11选五购买平台 内蒙古快三跨度和值走势图 分分快3大小稳赚技巧 排列7怎么玩 华东15选5开奖查询 股票融资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