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網游小說 > 極度光魔獄 > 章節目錄 64.地獄3(突破三千字五百字)
    “什么東西這么奇怪啊。”域嵐捧起那一塊塊玻璃碎片,放大了眸子,很仔細很心的觀察著它們,手指輕輕的撫過凹凸不平的玻璃每一處,眸子一點一點的看著,細微的地方域嵐也是要很心的看一看,撫一撫,每一處都不放過,因為它們實在是,,,太奇怪了。“這是什么材質做的,明明只是塊脆弱不堪的玻璃而已,何必那么奇怪”域嵐心翼翼的動作好似在觀察著一塊絕世的稀寶,深怕一個不心的粗魯動作,打碎了這絕世的珍寶。

    域嵐其實對這些玻璃碎片一點都不在乎,更不用什么心翼翼,但是因為這一塊塊玻璃碎片的奇怪之處,令得域嵐好奇。奇怪的東西在這個世界不少,但是玻璃能夠不經過任何添加和改造就可以幻化出能動的場景,還真是少見。這不得不令域嵐吃驚。雖然好奇害死貓,但是域嵐可不是貓,就算是貓,也是一只爪子鋒利,不懼怕任何的貓。沒有無限的好奇,哪來勇氣的探

    不知不覺中,已經黑天了。一輪皎潔的明月緩緩浮上一襲飄渺的黑色紗布上,黑夜罩住了一輪皎潔的明月,朦朦朧朧中。明月宛如皎潔的女子,在夜空中擺動著白色純潔的紗裙,那明月上凹進去的洞,宛如一雙空洞無神暗淡的眸子,在蒼白的臉上顯得極為凄涼。抬起頭來,看不清楚她優美的舞姿,看不清她的容顏,只能感覺到,她那一雙凄慘空洞無神的美眸,透過薄薄的黑霧,注視著你。

    月亮這般凄慘的注視,令得域嵐不禁高高抬起頭,望著那一輪皎潔的明月,目光摻和著許多情緒,似乎有著悲哀,也有著不懂,也有著孤獨沒有了玻璃,夜風很容易吹進來,域嵐在五十幾樓高的大樓上,吹著夜風。給人的感覺,就猶如孤單的王者,眼神復雜的注視著皎潔的明月,似乎在思念著什么。那眼神,就如同迷路的羔羊,很脆弱,很希望得到幫助,很害怕,很迷茫

    夜風靜靜的吹來,域嵐看著那凄慘皎潔的明月。隱隱約約的有種感覺,暴風雨來襲。不安頓時涌上了域嵐的心頭。域嵐手中還握著那玻璃碎片,只不過,玻璃碎片上沒有了那陰森,可怕,恐懼。上面的幻想,也是隨之不見。不知不覺間自己竟然看了一個這么簡簡單單卻又復雜難以解釋的玻璃碎片那么久啊域嵐心一動,閉上了雙眸。他想休息一下,忘了所有事情,包括這個世界。

    “怎么,還沒有修上玻璃啊”在域嵐的身后,響起一道清脆的女聲,域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火溪姐,你回來了。”域嵐了一句最最沒用的話。“恩。我打電話叫人來修玻璃。”火溪放下那個被鮮血染紅的背包,出門打了電話。域嵐趁這個時候,輕輕的拉開了背包的拉鏈,把背包盡量拉開,看到里面的東西時,域嵐不禁吃驚。牙膏,牙刷,肥皂等等,這分明都是生活用品啊

    域嵐仔細的翻著,盡量放低了翻東西的聲音。在一個角落里,發下了一根蒼白的手骨,很長,似乎是中指。域嵐有些壓抑,火溪要這些東西干嘛。不過因為時間關系,域嵐打理了一下背包,然后拉好,等火溪進來的時候,一切和原的樣子沒有任何區別。“火溪姐,打電話為什么要出去打”域嵐問出了心里的疑惑。火溪一顫,把眸子挪開,揮了揮手“怕這里夜風大,干擾我打電話。”火溪的話讓域嵐覺得她是隨隨便便找的理由來糊弄過去。

    不經意的恩了一聲,域嵐去廁所,關上門。域嵐就開始觀察那根手骨。疑惑的事情太多太多,奇怪的事更是數不勝數,還得一樣一樣解決。看著那根手骨,域嵐用手指細細撫摸著,通過觸覺,域嵐感覺到,上面的血肉似乎不是被人工刮下來的,否則會有劃痕,應該是植入某種液體或者讓它自己腐爛掉血肉,剩下來的手骨。第二種可能性不大,因為想要等到骨頭上的肉腐爛,以現在初秋的季節,至少要三至七天,不必要等到那么久吧。

    觀察了一番后,為了避免火溪懷疑,域嵐假裝沖水,洗手才出去。可是他出去的時候,卻發現,那個修玻璃的員工一見到他的眼睛,就長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顫抖了起來,腳一顫,整個人身體一斜,差點摔倒,辛虧被域嵐扶住。可是那個員工好像更驚慌了,連忙跑了出去,還差點再摔一跤。“喂你別跑啊玻璃還沒有修好呢”域嵐大喊。不料,那個員工似乎沒有聽見,直接的消失在了域嵐的視線中。

    “火溪姐,這是怎么一回事啊他怎么一見到我眼睛就跑”域嵐注意到了,在他出來時,那個員工從下到上打量著他,開始并沒有什么異常,但是一見到他那雙眼睛,就急急忙忙,慌張的想要逃跑,連玻璃都不修,甚至一句話也沒,域嵐的眼睛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怕。火溪只是淡淡的回答道“唉,就我們習慣了,你的眼睛真是不同,你去廁所找找鏡子吧。”話音未了,域嵐就沖進廁所,看到自己眼睛時,他一驚。

    看著那雙不一樣的眼睛,兩邊都很深沉,一邊是黑白分明的眼睛,一邊是閃爍著銀色十字架黑色翅膀的紫色眼睛,和游戲中的魔瞳,一模一樣。按理來,雖然游戲和現實是關聯著的,游戲發生什么,現實就會改變些什么,但是,也不可能改變人眼睛的顏而且,這種眼睛,是全世界都沒有的紫色瞳孔游戲的魔瞳是絕對不可能通過裝置來改變現實中玩家的瞳孔顏色的而且還是這么奇怪的瞳孔。

    域嵐在看到魔瞳的那一刻,唯一的想法就是,這絕對不是現實。這是游戲,他也清楚的記得,在第六層地獄的第一面鏡子的鏡靈的話,接受最最可怕和血腥的挑戰吧。成功了,你就可以走了。時間,已經被我冰凍住了。這里的時間被冰凍住了,闖十八層地獄的時間也同樣是冰凍住的,只有通過了十八層地獄,時間鐘表才開始轉動。

    域嵐沒有忘記鏡靈的那句話,現在他終于敢肯定,這不是現實,一切都是虛擬的游戲世界。這份肯定來自于他的魔瞳,在這里不長時間中發生的一系列怪異的事情,每個人的表現,還有鏡靈的那句話。

    “好了沒,域嵐,知道了吧你的眼睛讓別人看起來有多么的邪惡。”火溪的身體往后靠,腳踏著門框,身體倚著門框,一副狂拽酷的模樣真的很像真真正正的火溪,差點令域嵐不相信自己了。不過他依然沒有忘記一切,火溪的暴脾氣可不允許域嵐在和她對罵后,自己還可以這么的風輕云淡。域嵐為了試探一下,企圖逼出鏡靈,他張開手掌,默念咒語,期待發出招數。可是呢,一秒鐘過去了,兩秒鐘過去了整整等了一分鐘,也沒有召喚出什么。“你在干什么”火溪覺得有些好笑,他玩游戲玩多了吧

    域嵐皺緊了眉頭,緊緊抿著嘴唇不話。既然是游戲,就可以發出魔法攻擊的啊,就算是在十八層地獄,也是可以使用的,為什么在這里就使用不了難道這不是游戲嗎絕不可能啊種種情況都足以證明了這里不是現實,就是游戲。但為什么是游戲,還是不出魔法域嵐頓時絕的很奇怪,難道這真的不是游戲,是現實這種想法又冒出來一次,不過很快就別域嵐給滅掉了。

    忽然間,域嵐腦子又冒出來了一個想法,他故作不知道的樣子,張開手掌,又合上,又張開,又合上。重復了好幾遍,惹來了火溪的疑惑。不過她并沒有多,聳聳肩就出去了。“呵呵”忽然,一聲冷笑響起,在這不大的空間里傳開。緊接著,一扎馬尾的少女緩緩出現在預覽的面前“企圖用這種兒科的方式引誘我出來嗎”域嵐輕微一笑“你還不是出來了,不過,我看你不是被我引誘出來的吧,別有用心啊”少女輕微的一笑“你以為我是被你引誘出來的嗎可笑。”

    “我又沒有以為,我沒有那么大的事,把您凌清波大人給引誘出來,要真是被我引誘了出來,這明了凌清波大人些什么呢”域嵐輕蔑的笑了笑,不懷好意的看著凌清波,濃濃的惡意倒是沒有引起凌清波的發怒,她問道“這個世界里的事情都奇怪吧”域嵐輕描淡寫“是游戲的話就沒什么奇怪可了。”凌清波美眸撇了撇域嵐,看著域嵐眼神復雜。雖然域嵐在這里多次被震驚到,但是也依然保持冷靜,要是換做其他人,不知道會做出什么好玩的反應,所以這點讓凌清波佩服。

    沒等凌清波開口話,域嵐搶先一步在她前面“鏡靈boss凌清波大人此次前來第一鏡面找鄙人,是干什么呢”凌清波深深的感覺到了域嵐這句話的惡意。“沒什么,看不過去了而已。想直接通過第六層地獄嗎”凌清波淡淡的笑著。凌清波此番話倒是令得域嵐咂舌,他很是訝異,直接通過“你什么意思”域嵐警惕性的問。凌清波聽出了這句話的警惕之意,淡淡一笑,道。

    “天堂和地獄。天堂,死亡率百分之零,可以讓你舒服的度過第六層地獄,會帶你直接來到第十層地獄。但是,付出的是兩條生命的記憶,有可能還會造成腦震蕩,神經系統受損。一個是火溪,一個是琉冰。地獄,比十八層地獄還痛苦的地獄形折磨,存活幾率,萬分之一。只要承受住了,就可以直接通過第六層地獄,來到第七層地獄,什么也不用付出。這算是我給你的優惠了。”凌清波緩緩道。

    以為域嵐肯定要考慮一陣子,畢竟條件蠻誘人的相比之下但是凌清波萬萬沒有想到,她的話音未落,域嵐就做出了選擇,聲音是那么的堅定與執著,似乎不會被任何人所動搖“我選擇地獄。”

    未完待續

    突破三千五百字希望各位看的爽,痛快一點。望多多支持與推薦,謝謝。快來看 "xinwu"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
深海大赢家玩法 快三走势技巧易懂教学 十一运夺金概率制胜法宝 江西多乐彩技巧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走势图带线 甘肃11遗漏号码查询 今晚开奖结果 应流股份股票 尊鼎配资 南京 期货配资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淘股吧十大高手 上海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2019女篮总决赛 云南11选5杀号方法 本周股市走势分析